推薦: 戰高溫,斗酷暑!車里灣正在上演

學黨史 | 曾志與南埕鹽工的革命斗爭

2021-08-31 11:16:00 大夢蕉城

寧德蕉城海邊有個南埕村,與戚繼光抗倭大捷的橫嶼島遙遙相對。南埕原本是漂浮海面的一塊灘涂高地,經過歷代先民的不懈努力,圍墾造地,才逐漸形成了一片廣闊的田地,并不斷聚集人氣,成了擁有千把戶人家的村莊。

圖片

有道是“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南埕靠海,多數人以討海為生,臨海的圍墾灘地,潮漲水進,潮落水退,為曬鹽提供了優越條件。因此,許多村民就在灘地上利用海水曬鹽,靠海鹽收入來維持生計,南埕成了寧德主要的海鹽生產地。
在風雨如晦的日子里,鹽民同樣遭受反動勢力的壓迫剝削。上世紀30年代,寧德城關大鹽商劉細弟與當地上層反動勢力勾結,以每擔一元兩角的低價收購南埕食鹽,再以每擔七八元的高價賣出,從中牟取暴利。而在烈日下暴曬、辛苦勞作的鹽民卻所得無幾。鹽民對“鹽霸”恨之入骨,卻無可奈何。
為了發動鹽民起來斗爭,寧德黨組織派黨員謝大大等人到南埕,以研究制鹽技術為名,向鹽民宣傳革命道理,號召群眾組織起來。不久,成立了南埕鹽民協會,會員達300多人,推選陳妙興等7人為委員,并按生產區域劃分南埕、港尾、下墩、門下、鄭灣、鳥嶼、下凡7個片,各片都選有負責人。協會還聘請拳師教會員學拳頭、練刀法。
組織起來的鹽民有了力量。鹽民協會向劉細弟提出,把食鹽收購價提高到每擔三元,如果不答應,就不曬鹽。劉懾于協會人多勢眾,不得不派人與協會協商,表面上說一些好聽話,但不提高鹽價。為了迫使“鹽霸”提高鹽價,協會決定繼續罷工。連續十幾天的罷工,造成城鄉食鹽脫銷。迫于社會輿論和各方壓力,劉細弟只好同意把鹽價從每擔一元兩角提高到兩元五角,鹽民協會第一次斗爭取得勝利,鹽民歡欣鼓舞。
“鹽霸”當然不甘心失敗。于是,劉細弟串通寧德反動統治當局密謀對協會進行報復。不久,縣政府貼出告示,責令南埕鹽民停止曬鹽,并組織稽查隊設卡拘捕販鹽客商。停止曬鹽,這就意味著斷了鹽民生路,這一招真狠!同時,劉細弟為了迫使南埕鹽民降低鹽價,還以低于南埕鹽的價格,向莆田興化鹽場購買食鹽,以控制全縣的食鹽市場。
針對反動勢力的瘋狂反撲,鹽民協會針鋒相對,開展斗爭。協會組織鹽民照常曬鹽,并以低價直接賣給群眾。由于價格低,市場銷售快,劉細弟長途販運來的食鹽就賣不出去,造成了更大損失。
劉細弟自然心有不甘,于是又與反動當局密謀新招。幾天后,縣長朱化龍派手下陳英率12名警備隊員,加上劉細弟雇來的30多個地痞流氓,荷槍實彈開赴南埕,企圖毀壞鹽田。鹽民協會聞訊,組織300多名會員,手執鹽耙、鋤頭、扁擔,在陳妙興的帶領下,涌向海邊,將警備隊員和流氓地痞團團包圍,保衛鹽田。警備隊員見勢不妙,撇下流氓地痞,自顧奪路逃竄,憤怒的鹽民把流氓地痞痛打了一頓。
中共福安中心縣委對南埕鹽民斗爭極為關注,認為寧德黨組織發動鹽民起來斗爭,對推動當前的抗稅、抗捐斗爭很有意義。于是,就決定派中心縣委委員曾志前往南埕巡視,指導鹽民更好地開展斗爭。

圖片青年曾志

1933年7月的一天,曾志在交通員的護送下,乘小船從福安頂頭出發,出白馬門,向三都澳駛去。
三都澳是國民黨海軍陸戰隊的海上基地。閩東地區許多反動地主豪紳,在土地革命斗爭浪潮的沖擊下,紛紛逃亡躲進三都澳。因此,那片海域戒備森嚴,盤查嚴格。
為了在通過沿海敵占區時避免暴露,曾志換上了當地婦女常穿的緊襖寬腿褲,將頭發在腦后挽成一個發髻,在褲腰上別一支手槍,大腿上綁一支手槍,以防萬一。
時至下半夜,曾志乘坐的小船劃到三都澳附近,遠遠望見幾束探照燈在海面上搖過,幾艘汽艇在遠處海上游弋巡邏。
幸好船老大夫婦是船民工會的同志,膽大心細,見敵人查得嚴,便把槳放下,改用木瓢輕輕地掏著海水前進,使敵人聽不到聲音。夫婦兩人彎著腰,辛苦地劃了將近一個小時,才悄悄渡過了三都澳那段水面。
小船沿著海岸線航行了一整天,天漸黑時終于靠上了南埕的碼頭。交通員上岸找人接頭去了。這時,碼頭上走來了當地民團的2個巡邏團丁,見是外地的小船在此停泊,就過來盤查,并說要把人帶上岸。
船老大一看不妙,就急忙下船應付。曾志心里很著急,怕上岸走遠路,大腿上的槍會掉下來,便乘著天黑,盤問的人尚未注意到坐在船艙里的她,趕緊從褲腿里把綁在大腿上的手槍拔出,插在褲腰上,靜觀動向。
正在這時,碼頭上又走來一個團丁,這個正是負責與曾志接頭的同志。他見有生人坐在艙里,估計是上級派來的同志,便對另兩個團丁說:“這個是我的外甥女,來做客的,不用查了。”
曾志后來說,真是好險!如果一盤問,我準露餡,因為我不會說當地方言。
曾志在南埕住了5天,聽取了當地鹽工協會活動情況的匯報,針對他們缺乏計劃部署,沒有組織性等問題,給予了指導和幫助,要求他們團結一致,齊心協力,有計劃、有步驟地開展斗爭,爭取自己的利益。為了突出組織的階級性,曾志將“鹽民協會”改為“鹽工協會”。
圖片南埕鹽工革命斗爭舊址——陳氏祠堂
曾志來南埕的具體指導,極大地鼓舞了寧德地方黨組織和鹽工的斗志。他們根據曾志“有計劃、有步驟地開展斗爭”的指示精神,更加密切注視“鹽霸”劉細弟的一舉一動,及時采取相應對策。
果然沒多久,劉細弟就串通官府,帶一排國民黨兵來到南埕,以“查私鹽”為名,趁鹽工下地勞動時挨家挨戶搜查,把鹽工家中稍微值錢的東西都拿走。當晚,就在當地小學,劉細弟和國民黨兵一邊喝酒納涼,一邊清點“戰利品”。就在這時,鹽工協會組織兩三百名鹽工沖進學校,將他們團團圍住。國民黨兵拔出槍支,想嚇退鹽工,卻被早有準備的鹽工們繳了械,并被狠狠地教訓了一頓。
惱羞成怒的劉細弟并不善罷甘休。過了幾天,有個賣陶器的外地客商,到南埕過渡時不慎落水淹死,群眾撈起了這具無名尸體。劉細弟聞訊趕來,借死人大做文章,聲稱這尸體是挖掘鹽田被打死的,想以此陷害鹽工。他花錢雇來一名農婦,假裝是死者母親,撫尸痛哭。同時,劉細弟還到縣政府誣告南埕鹽工造反,毆打警備隊員,打死無辜工友拋尸大海??h長朱化龍和劉細弟本是一丘之貉,當即下令第二天派兵進剿南埕。
寧德黨組織獲悉這一情況后,立即與南埕鹽工協會商討對策,決定來一個先下手為強。次日清早,南埕600多名鹽工,個個身穿粗布衫,頭戴斗笠,手執彩色三角旗,浩浩蕩蕩涌進縣政府“請愿”,要求查清死尸真相。鹽工們當眾揭露劉細弟勾結縣長的陰謀,還搭灶安鍋,表示非見縣長不可。為防事態擴大,縣長急令全城戒嚴,并承諾今后不再提高鹽稅,不壓低食鹽收購價,取消曬鹽禁令,不再破壞鹽田。
迫于鹽工的壓力,次日縣長派出法醫到南埕驗尸,證實死者全身無傷,確系落水而亡。在事實面前,劉細弟不僅暴露了險惡用心,還得為死者買棺收殮。

圖片

圖片

 

爭的勝利,使鹽工們看清了反動當局外強中干的本質。斗爭的實踐,使大家進一步認識到曾志說的“團結一致,齊心協力”的重要性。曾志后來回憶道:“南埕鹽工協會在我走后不久,發動鹽工及其家屬600多人,到寧德縣城請愿,舉行示威游行,最終迫使縣長作出讓步,取得了斗爭的勝利。

 

 

如今,南埕鹽工暴動已過去80多年,當年的革命烽火已漸漸為人們所淡忘。然而,回望歷史,黨領導下的這場南埕鹽工革命斗爭,在土地革命時期,對整個閩東的革命活動起到了重要的推動作用。
今天的南埕村已然發展成為一個萬余人口的蕉城第一大行政村。在村中心的街頭,聳立著一座曾志題字的“南埕鹽工革命斗爭紀念碑”,還建起了紀念亭,亭柱楹聯曰:“秋雨當年鹽賦難勝謀運動,春風此日田稅免納念英雄。”曾志的南埕之行,也在閩東革命史上留下光輝的一筆。

 

 

圖片

 
來源:福建日報  作者:林思翔
相關閱讀
欧美日韩黄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