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戰高溫,斗酷暑!車里灣正在上演

百年黨史 紅色蕉城|孫子清尋組織 紅隊長降偽鄉長

2021-08-03 11:18:00 大夢蕉城

孫子清尋組織 紅隊長降偽鄉長

 
 
 
 
百年黨史 紅色蕉城|孫子清尋組織 紅隊長降偽鄉長13:13
 

改編/錄音/后期合成:黃衛安 黃珊

蕉城區委黨史方志室/供稿

 
圖片
 
1949年3月,盡管嚴冬的寒意尚未退盡,咸村山區卻早己是一派春天的氣象了,紅花碧水,相與歡笑,芳草雜樹,青翠欲滴。舉目遠眺,但見一抹白云緊貼著天幕,重疊的峰巒茫然無邊。中共寧德工委書記孫子清獨自漫步在幽靜的山道上,盡情地享受那和煦的春風。
 
自從去年5月同上級失聯之后,何曾有這樣舒坦過。經歷了這段歲月,他才深刻領會到同上級黨組織失聯是什么滋味?那真似孩子離娘一般難熬!大家無時無刻不在渴望尋求上級黨的領導。幾天前,傳聞有一支游擊隊打到霍童,他便萌生出希望,派人去打探消息?;貓笳f這支隊伍是陳邦興從省委帶來的,大約有七八十人,在霍童襲擊了鎮公所,當天就撤走了,據說現在已在虎貝山頭活動。這消息著實令人激動不己,他當即就寫了一封信讓老交通員宋神寶送交陳邦興,信中表達了尋找上級領導的迫切心情。“神寶己經走了一個星期,今天也該回來了吧!”他在心里對自己說。
 
“老孫!老孫!”隨著熟悉的聲音,山道那邊轉來一人。
 
“哦,是神寶!”孫子清一陣興奮,快步迎上前去,緊緊握住來人的手,“找到隊伍了嗎?”
 
宋神寶除下頭上的斗笠,狠狠地扇了一下,喘口氣說:“找到了,讓你到虎貝山頭會面,并交待可找黃蘭吉同志聯系。”
 
孫子清大喜,當下打發宋神寶去休息,自己返回駐處,立即攜隊員孫允同出發。兩人下山渡河,取小路經小橋直上竹籬嶺,黃昏時抵達虎貝橋頭尋黃蘭吉,不想,黃蘭吉己到別處去了,只好怏怏而回。第二次仍然未遇。孫子清三次上山,終于找到黃蘭吉并由他帶路到辟支寺見到了陳邦興。
 
圖片
 
孫子清道:“自去年聯絡中斷以來,我們按照上級原先部署繼續堅持活動?,F在寧屏周三縣邊區群眾已經發動起來,工作己全面鋪開。我們也建立了自己的武裝,上山恢復了咸村根據地,隊伍不斷壯大,現在干部和政工人員達到上百人。大家迫切希望得到上級黨組織的領導。”陳邦興聽了孫子清關于寧德工委的情況介紹后說:“我這次來寧德,是為了完成省委交給的籌款任務,我很快又要回南古甌地區,留下一個班在這里活動,由葉伯安同志負責,以后你們有事就與伯安同志聯系。”會面交談許久,不覺天色已晚,孫子清遂留宿山上。
 
次日清晨,孫子清向陳邦興告辭。陳邦興把葉伯安等也叫到身邊囑咐道:“我走以后,你們要多加聯系。伯安這里知識分子少,子清回咸村后可給他送幾個有文化的政工干部來,加強宣傳工作。伯安也要派人幫助子清他們開展武裝斗爭。”隨后,孫子清帶著孫允同辭別眾人下山去了。
 

圖片

 
同月,閩浙贛游擊縱隊第4支隊在虎貝中洋里宣布成立,支隊長陳邦興。陳邦興率隊伍返回省委期間,第4支隊由葉伯安代為負責。到了4月,鑒于隊伍不斷壯大,寧德工委將其分散在各地的游擊武裝集結在咸村附近的苦爹崗。隨后成立閩浙贛游擊縱隊第五支隊,支隊長孫子清。第4第5支隊的成立,揭開了寧德縣解放的序幕!
 
4月22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百萬雄師橫渡長江,23日攻占國民黨首府南京,江南國統區一片動搖。大軍兵鋒所至,各級反動政權猶如遇秋風之黃葉一一紛紛而掃!第4第5支隊機敏地抓住這大好時機,為寧德的最后解放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其指導方針是:以武力為后盾,盡可能采用政治攻心的策略,爭取敵方起義投誠,免動刀兵,使人民生命財產在迎接解放過程中盡量少受些損失。
 
5月初的一天,葉伯安把原寧德工委輸送來的知識分子政工干部高遠叫到跟前,說要交給他一個重要任務,問他愿不愿去完成。高遠道:“只要是組織上的決定,我絕無二言,請說吧!”
 
葉伯安道:“支隊決定派你到城關開展統戰策反工作,秘密聯絡國民黨上層分子,宣傳形勢和我黨我軍政策,爭取他們起義。目前我們支隊只有二十多人,力量太薄弱。你如果能夠說服他們投誠,那就是立了一大功。”
 
高遠神情振奮,嘴上卻故意說:“你看我能行嗎?”“你不行,誰行?!”
 
接著,葉伯安又道:“你到城關去,我在這里也要著手拔掉虎貝鄉公所這枚釘子了。我們山上山下一齊動手,局面很快就會打開。”高遠不再多說,立即攜帶一些宣傳品下山潛入縣城。
 
葉伯安送走高遠后,回頭便召集支隊成員商議下一步行動。經過討論,大家一致同意葉伯安的意見,認為:虎貝鄉公所近在咫尺,敵力量薄弱,把它作為游擊隊迎接寧德縣解放的第一個目標是非常合適的,而且鄉長黃為咨同葉伯安有親戚關系,這無疑是開展策反工作的有利條件。因此,會議決定先由葉伯安出面同黃為咨聯系,勸其棄暗投明,實行和平解放;如果思想工作做不通,再考慮武力解決。
 
次日,葉伯安攜一些禮品,以走親威為名進入虎貝鄉公所駐地——舊厝村會見黃為咨??吹竭@位游擊隊指揮員突然造訪,黃為咨心中吃驚,但表面上十分客氣,仍待以貴客之禮。雙方賓主坐定,寒暄了幾句,葉伯安即單刀直入說明來意:“黃鄉長,游擊隊已決心解放虎貝,但為減少損失,特由我來同你聯系,希望你能和我們配合,實行和平解放。”黃為咨頓時覺得手足無措,支吾了半晌才說:“這個……這個不妥吧?”“有什么不妥?!解放大軍已經渡江,國民黨敗局已定,現在正是立功的好機會。”“人總是要講道德的,怎么好一看形勢不妙就背叛人家呢?古語說忠臣不事二主……”伯安忍不住打斷他的話:“你這是愚忠。要知道,忠于壓迫剝削人民的政權才是對人民真正的不忠。希望你辨明形勢,認清是非,走光明的路,不要與反動政權一起滅亡。”
 
談了約半天的工夫,黃為咨思想漸漸動搖,但是仍閃爍其詞,不肯作明確答復。葉伯安見狀,知道他一時下不了決心,便起身告辭說:“黃鄉長,你再考慮一下吧。希望盡快下決心。”黃為咨連連點頭,將伯安送至大門握手而別。葉伯安走后,黃為咨整日愁眉不展,唉聲嘆氣。經過幾天激烈的思想斗爭,他終于決定向游擊隊投誠。5月中旬,他連續兩次派人到中洋里和第4支隊聯系起義事宜。此前,民盟小組也和黃有過接觸。正當事情順利進展之時,忽報有一個鄉丁向洋中逃跑了,黃為咨心中大急,立刻派人把逃跑者抓回。這件事使他驚出一身冷汗,他想:洋中還駐有保安團一個連,萬一虎貝解放后游擊隊站不住腳,我就死無葬身之地了!于是,同游擊隊的聯系就此中斷。
 
再說第4支隊在中洋里等了七八天不見動靜,葉伯安判斷黃為咨一定因什么事又舉棋不定了。時間不等人,不能再拖延了!伯安立即派人趕往咸村,通知第5支隊出兵配合拿下虎貝。隨即,第5支隊陳步田等二十多人冒雨前來。5月27日傍晚,兩支隊伍合兵一處約四五十人,在葉伯安率領下從中洋里開往虎貝舊厝村外圍駐扎。晚飯后,葉伯安指定孫式康為代表、陳安順當警衛再入鄉公所談判,給黃為咨最后一次實行和平解放的機會。
 
此時黃為咨在鄉公所中聞報游擊隊兵臨城下,急得團團轉。他深悔自己臨場退縮,惹惱了游擊隊,如今又無力抵抗,真是進退維谷!忽報游擊隊派代表前來談判,他不禁喜出望外,連稱有請。一見面,孫式康當即責問他為何失信,黃為咨誠懇地談了自己的思想顧慮,又自責了一番。孫式康向他指出:現在人民解放軍勢如破竹,全國解放指日可待,應該盡早起義,為全縣樹立榜樣,立功贖罪。在闡明我黨我軍對起義投誠人員的政策后,孫式康又鄭重聲明,“這次談判是游擊隊的最后通牒,何去何從,望速下決斷!”至此黃為咨別無選擇,同意起義投誠。
 
經商定,5月28日清早,游擊隊包圍鄉公所。雙方士兵朝天開槍,造出交火的假象,隨后所有鄉丁自動繳械,虎貝遂告解放。黃為咨等二十四名起義人員經過思想改造后,編入第4支隊。
 
正當游擊隊沉浸在解放的歡樂中時,高遠突然回山。葉伯安不禁心中一驚:難道城關出事啦?
相關閱讀
欧美日韩黄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