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戰高溫,斗酷暑!車里灣正在上演

黨史百年 紅色蕉城|英雄遭橫禍 興賢建工委

2021-07-25 17:17:00 大夢蕉城

英雄遭橫禍 興賢建工委

 
 
 
 
黨史百年 紅色蕉城|英雄遭橫禍 興賢建工委13:36

改編/錄音/后期合成:黃衛安 黃珊

蕉城區委黨史方志室/供稿

 
 
午夜時分,群山寂靜,寒氣逼人。在貝龍樓通往莒溪保前路村的羊腸小道上,走著一隊高執火把的“保五團”士兵。這支隊伍剛走到村口,就聽到一聲吆喝:“什么人?站??!”接著就傳來一陣扳動槍機的響聲。原來是巡夜保丁,當先的號兵連忙答道:“我們是保五團,桂大隊副回來了。剛才那邊的槍聲你們聽見了嗎?游擊隊被我們打散了,隊長命令馬上派人截口。”那保丁走近一看,果然是桂祖華的號兵,后面還跟著十幾個全副武裝的保安兵,立即閃到邊讓隊伍進村。
 

圖片

洋中貝龍樓
 
莒溪保的馮保長在床上睡得正香,忽聽保丁報告說桂祖華兵到,不免心中生疑。他披衣走到門口,只見“保五團”人人滿身泥土、個個血跡斑斑,好一副狼狽相,當即疑慮消去大半。緊接著他又一眼認出站在前面的號兵,便馬上堆起笑容說:“弟兄們辛苦了,請進屋歇歇,喝杯茶暖和暖和吧!”號兵道:“桂隊長叫你馬上把槍集中起來,配合我們去截口,他后面就到,”馮喏喏連聲:“好的,好的,我這里八條槍先拿去,還有六條槍在莒溪村保民代表那里,我這就帶你們去拿。”
 
莒溪與前路近在咫尺,一拐彎就到。馮保長帶著這支隊伍挨家挨戶把槍收了回來。
 
槍收齊了,忽然一個士兵把帽子脫下一摔,早有兩個士兵把槍分別頂在馮保長身上,另兩名士兵也把跟來的兩個甲長捆綁起來。馮保長驚得瞠目結舌,“你……你們是……”
 
“我們是閩東游擊隊!”話音才落,只聽“咕咚”一聲,馮暈倒在地上了。兩甲長嚇得魂不附體,連聲求饒。次日,游擊隊在莒溪召開群眾大會,歷數反動保長的惡行后,將他們分別做了處理。
 
貝龍樓大捷之后,阮英平決定到閩浙贛省委匯報工作,以便對下一步活動作出全面部署。臨走時他召集地委成員開會,指出,“這次敵人吃了敗仗,一定會加倍反撲。我的意見由江作宇和阮伯淇留下負責地委工作,黃垂明不返周寧,到余三江的隊伍去,出擊寧羅山區,保障桃花溪和其他老區群眾的安全。”大家一致同意他的意見。于是戰友分手,各奔東西。
 
1948年2月1日晚,阮英平攜警衛員陳書琴告別游擊隊,從天湖山出發。他打算從洋中到城關,再乘船往福州。他們走到莒溪保烏樓下時,碰上保五團巡邏隊,事出倉皇的兩人被沖散了。
 
阮英平突出包圍圈后找不到警衛員,獨自在霏霏細雨中前行。一會兒,便看到不遠處有一座亮著燈光的山樓。他以往曾在這一帶活動過,知道這是洋中北洋大窩村地界,山樓的主人是老頭范起洪。因此他決定先進去休息一下,找老頭想辦法護送他去城關。當阮英平推開房門時,里面有五個人正在賭博,賭徒們聽到響聲,都回過頭來看了一眼。范起洪急忙起身招呼道;“坐,坐,吃過飯沒有?”阮英平道,“沒有。”老頭便燒了一堆火給阮英平烤衣服,然后去做飯。
 
范起洪在做飯時,無意間回頭瞥了阮英平一眼。只見阮英平已脫下外衣在火上烤著,旁邊放一支曲七短槍,肩膀上掛著一條青布褡褳。這條褡褳沉甸甸地,引起老頭的注意,他估計里面一定是貴重東西。吃過飯,阮英平請老頭為他找兩個人帶路去城關。老頭說:“隔壁家明天辦喪事。您是不是歇一天,等喪事辦過,我找幾個可靠的人護送?阮英平道:“這樣也好,那就麻煩你了。”
 
哪知范起洪使的是緩兵之計。他與幾個賭徒密謀起來。老頭掩不住興奮地說:“一定是金子。等他動身時,我們必須如此這般……不過要小心,他有一身功夫。”
 
2月3日深夜,幾個人上路了,阮英平居第二,老頭范起洪等三人分別在其前后。一路上只聽到稀疏的草蟲嗚叫聲,間有寒風襲人。不一會兒到了炭山。阮英平猛覺兩旁有黑影撲來,隨即一閃身,拳起腳落,把兩個黑影打得跌倒路邊。他正要上前看個究竟,就覺腦后生風,未及回頭便眼前一黑撲倒在地。
 

圖片

阮英平

 
痛哉!一代英豪、馳騁大江南北,正當三十五歲壯年竟喪身于賭徒之手!
 
后人為詩嘆之:
怒掃妖魔不顧身
將軍百戰凈煙塵
敵酋見藏先寒膽
父老聽音俱奮神
正欲春風開曙色
無端橫禍走英魂
可憐后代長憑吊
總是空山垂淚人
 
范起洪等人將阮英平身上所攜之物洗劫一空,將他拖至附近一座塌房邊,推倒殘墻草草掩埋,一伙人四散潛逃。
 
再說黃垂明、余三江與阮英平離別后,率游擊隊轉戰羅源山區,2月下旬又返回虎貝。這時江作宇已回閩北去,寧德由地委副書記阮伯淇、寧德縣委書記林吉安堅持斗爭。雙方會合后,在菜園里寺開會決定:余三江率部回南古甌地區,黃垂明、阮伯淇留在閩東,并根據阮英平臨行交待,從城鎮抽調一批干部上山訓練,以便加強農村干部力量。會后,城工部閩東工委即根據地委指示,從福安穆陽師范學校等處抽調了十四名干部上山;同時,地委也從游擊隊和地方干部中抽調十二人,一共二十六人在莒州坑頭山老林里搭起草篷,辦起培訓班。培訓班由阮伯淇、林吉安負責,留七名游擊隊員保衛,黃垂明率游擊隊活動于桃坑、華鏡等地打擊敵人。
 
培訓班開辦不久,就聽到敵人到處傳揚閩東最大的“土匪頭”被他們消滅了。但大家都相信阮英平不會輕易被敵人抓 住,只把這樣的傳聞當作謠言看待。幾天后,陳書琴重返寧德,大家便問他阮英平近況。陳書琴一聽就變了臉色,“什么?首長不在寧德?”阮伯淇奇怪道:“小陳,首長不是和你一起離開的嗎?你怎么反來問我們?”陳書琴這才把情況說了一遍。
 
原來,那天在莒溪保烏樓下失散后,陳書琴連夜趕往城關,希望在中途遇到阮英平。結果他從羅源、連江一直步行到福州,也沒有找到阮英平。在福州他向區黨委城工部領導李鐵匯報了情況。李鐵當即對他進行了嚴厲批評,要他立即回寧德尋找阮英平下落。他滿心以為首長受阻后可能已返回根據地,誰知大家也沒有見到。
 
聽到此,人人心里都像灌了鉛一樣直往下沉。說不定敵人的宣傳是真的……果然沒過多久,阮英平犧牲的消息就被證實了。地下交通員報告說,有人親眼看見首長的衣服私章都己落入駐洋中的保五團手中。
 
阮英平犧牲的消息傳到閩浙贛區黨委,引起極大震動。正在此時,閩清等地又發生了幾起重大事件,由此在福建黨內引發了一場風波。省委主要領導人認為城工部組織存在嚴重問題,于5月初做出了解散城工部的決定,同時派人到閩東處理有關問題。阮伯淇、林吉安及訓練班學員等被召至省委駐地審訊后錯殺,黃垂明也被隔離審查,革命力量大為削弱。
 
城工部冤案發生后,城工部閩東工委完全解體,閩東城工部基層組織不知內情,對此感到大惑不解。在既與上級失聯,又遇保五團加強進攻的困境下,領導周寧、寧德兩縣城工部組織的寧德工委決定一面繼續按照地委先前部署堅持斗爭,積極在咸村、霍童、寧德城關、三都等城鎮開展工作,團結引導進步青年為革命做貢獻;一面主動尋找上級黨的領導。從1948年7月至10月,寧德工委先后三次到福州尋求同上級聯絡,均告落空。不久,寧德工委決定吸取連羅經驗,開始建立自己的武裝和游擊根據地。之后,寧、周兩地黨的工作和敵后武裝斗爭又重新活躍起來。
 
1949年初,鑒于形勢發展很快,寧德工委決定把寧、周劃分開,分別建立縣級組織。2月22日,孫子清在霍童興賢村主持召開寧德黨的骨干會議,宣布成立城工部寧德縣工委,由章康瑞、蘇芝華任正副書記。在會上,孫子清告訴大家:現在形勢大好,人民解放軍己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戰役的勝利,全國解放指日可待。我們工委的任務就是要大力開展宣傳工作,壯大黨組織和武裝力量,領導和發動群眾與國民黨當局進行斗爭,為迎接解放做好準備!

 

 

相關閱讀
欧美日韩黄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