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戰高溫,斗酷暑!車里灣正在上演

【老城時光】斯文城隍北門街

2021-07-25 11:44:00 大夢蕉城

圖/文 大夢客 陳仕玲

 

……

初春的陽光
摒棄了風雨的嚴寒
照射在城隍廟
高大莊嚴的雕花門樓上
 “鑒觀有赫” 金字匾額
熠熠生輝
……

 

與前林路、大華路、下尾街不同,北門街是寧德史上有名的進士街。

 

圖片
 

八百年歲月,大浪淘沙,由宋至清,先后涌現進士七人,從南宋的兄弟登科,到明代叔侄聯捷,再到清代寧德開科第一進士。

 

圖片

圖片

 

泛黃的譜牒上,一個個朱筆書寫的名字,依舊鮮艷如故。而他們的后人,已經鶯遷喬木,燕徙新居,古門樓,古巷,古井,守著一份古拙,殘缺斑駁,相伴相隨。
 
……
 
我的童年是在北門街上的“姚家花坪”度過的。

 

圖片

 

那里是民國時期一位實業家的“酒庫”兼私人小花園。小時候,我的外祖父母時常跟我和表兄弟們提起這座花園昔日繁華:園中種植枇杷、芭蕉、無花果、石榴、黃彈子等樹木,堆砌假山,開鑿魚池,還有大魚缸、水井、秋千架。有時還帶著神秘口吻告知某個房間鬧狐仙,文革時期有人往池子里扔金佛等等。

 

也許這些故事離得過于遙遠與不現實,大家更關注的是街道邊的各種美食:剛出鍋金黃酥脆的海蠣餅,潔白如玉的白糖軟糕,以及雞公糖,薄荷糖,光餅,咸餅。還有一分錢一粒的圓形糖塊,類似今天的棒棒糖,糖塊上面還粘著一張電影明星的黑白照片,這更能引起孩童們的興趣。時間久了,收集的小照片竟然把外婆的針線盒子都給裝滿了!
 

圖片

 

外祖父是當時縣城很出名的地理師,人稱“百丈先生”。他知識淵博,熟悉地方掌故。家里藏有許多線裝書,甚至還有一軸清人臨摹何紹基的七字對聯。外祖父時常講述北門街的陳年舊事。每當說到金嶠陳氏時,外婆在旁邊總會插話:“先出陳褒陳褎,后出紅毛猴攬柱。”時至今日,其中含義尚覺懵懂。
 

圖片

 
最熱鬧的,要屬農歷正月二十五。城隍廟那寬敞的大殿,旗幡高豎,燈燭輝煌,人山人海。善男信女們迎來了威靈公千秋圣誕。


圖片

圖片

 

蕉城有句老話稱作“城隍掃街”,也就是說城隍老爺過了生日,一年的農事活動又將拉開序幕。這種信仰儀式不知已經承襲了多少個春秋,就如同這條古街上錯落有致的土木建筑,只記得這個載體,已經淡忘了支撐他的靈魂。

 

 

圖片圖片

 

城隍廟所在的北門街,民國時期,由縣政府取名“遵化路”,1949年以后,又因為崇文社區的緣故,改名“崇文街”。
 

圖片

圖片

圖片

 

步入殿堂,只見城隍正襟而坐,神情嚴肅,不怒自威。座前兩側,排列著三班六房的皂隸、門子若干人,或掌水火棍,或掌板子,或掌枷鎖等刑具,形態各異,面色猙獰。寧德縣四城門各有兩尊黑白無常(俗稱“高伯”、“矮伯”,合稱“丈二伯”、“赤白二爺”),民間有 “四城門八身丈二伯”的說法,北門兩尊供奉于城隍廟內。

 

圖片

 

城隍廟原在縣城西山之麓,紹興元年(1131),改遷今址。紹興二十八年(1138)擴建,時任寧德主簿的大詩人陸游撰有碑記。

 

圖片

圖片

……

 

北門街,在民國以前,是通往古田、屏南、周墩(今周寧縣)及本縣洋中、石后、霍童、赤溪等山區鄉鎮的必經之路,車馬輻輳,人流涌潮。東起環城路,西連街中頭,全長數百米,兩邊多為店鋪民宅。散落在街道上的不僅是私人宅邸、店鋪商號,也有不少的祠堂神廟,甚至還有基督教堂。

 

圖片

圖片

 

 

日本學者在《中國民居研究》中曾說:“衙巷又深又窄,陽光射不進去,但可看到明亮的天空,石板路蜿蜒曲折,黑瓦墻頂高低起伏,形態端莊。”閉上眼睛想象,北門街就是這副傳統端莊的樣子!
 

圖片

圖片

 

細數北門街上的達官顯貴,就不得不提明代的陳褎,他也是北門街歷史上最為聲名顯赫的人物,作為金嶠五真居士陳宇的次子,陳褎官至廣西按察司僉事,居官二十余載,不畏權貴,直言敢諫。

 

圖片

 

民間傳說,有一年冬天,陳褎入京參加會試,在經過山東德州的時候,遇到一只猴精附體在婦人身上,有求必應。他不僅給陳褎變化出新鮮的閩省楓亭荔枝,還預測陳褎必然高中進士,并且出任江西巡按。隨即還取出一方白綾手帕,讓陳褎赴任后,前往龍虎山,祈求張天師在帕上鈐章,以成正果。

 

圖片

 

后來張天師神通廣大,推算出白綾乃是千年老猴皮,怕妖猴再為害人間,遂以五雷法將其打死。后來,這段故事,被明末陸人龍《三刻拍案驚奇》收錄的神奇故事,也許就是外婆提到那句俗話的來歷吧!

 

圖片

 

由此可見,古街“崇文”之名起得姍姍來遲,因為崇文尚教的優良傳統在這里至少沿襲了八百多年,從兩宋時期開始,北門先后涌現出了趙氏“兄弟三進士”、陳氏“叔侄三進士”, 可謂簪纓世繼,俊采星馳。

圖片

 

“兄弟三進士”是指南宋時期的趙希袆、趙希龔、趙希諶昆仲,三人同登寶慶二年(1226)王會龍榜進士,一時鄉里傳為佳話。 趙氏世居于北門街趙厝坪,為宋太祖趙匡胤的后裔,作為蕉城區唯一貨真價實的皇族,雖然他們祖先打下的江山早已灰飛煙滅,但趙氏宗祠的屋頂仍然覆蓋著黃色(一說紅色)瓦片,到民國時期仍有少量遺存。這在清代寧德訓導劉家謀《鶴場漫志》中有記載。在寧德,除了孔廟,獨此一座。

 

圖片

 

“叔侄三進士”涌現于明代由漳灣西岐遷入城關的金嶠陳氏家族。他們分別是指山西按察使陳寓以及上文提到的兄弟進士陳褒、陳褎。金嶠陳氏人才濟濟,僅在明清兩朝,金嶠陳氏還出現了二十四位貢生、一百九十七位庠生。金嶠陳氏宗祠在北門街中段,城隍廟附近。始建于明嘉靖二十九年(1550),大門石門楣上刻有“金嶠陳氏宗祠”字樣。民國十九年(1930)、民國三十七年(1948)曾兩度重修。宗祠大門臨街,邁進宗祠大門是一狹長前廳,過道兩旁豎立著十六面儀仗牌,分別書寫 “皇封奉政大夫”、“山西按察使”等官銜,威武肅穆,想見家族當日烈火烹油、鮮花著錦之盛。
……
 
老寧德也許還會記得,與城隍廟一墻之隔,舊時有一座遺愛祠,祠內供奉著明代幾位有功于本縣的地方官員。
 

圖片

 

祠廟狹小,早已毀圮。2014年12月10日,政府部門修復環城路北門段時,出土了一塊石碑。這方題名《寧德縣奏豁陷海虛糧雜差記》的石碑,立于大明萬歷五年(1577),碑文出自福州“三代五尚書”之一的林庭機之手。四百多年的那段往事猶然歷歷在目,同為寧德人的大興左衛經歷陳言與北京軍前衛經歷崔廷復,為了減輕本邑西陂塘沉重的虛糧雜賦,以七品小官上疏朝廷,皇帝竟以“小臣不當言事”為罪名,慘遭廷杖,險些丟掉性命。陳、崔二人為了減輕地方沉重負擔,不惜赴湯蹈火,其耿耿丹心,將追隨著這塊豐碑,亙古不滅。

 

圖片

 

隨著城市喧囂的逼近,北門街雖然繁華依舊,但已洗盡鉛華,平整光滑的石板為水泥路面所代替,舊日秦淮河畔的王謝門第,已淪為尋常巷陌人家,老屋主人多已外遷,居戶換為進城打工一族,抑揚頓挫的讀書聲,早已化為俗不可耐的叫賣聲、說笑聲。

 

圖片

 

只有冬日的午后,偶然在一兩戶人家,透過半遮半掩的厚重大門,可以看見廳堂上閑坐的老人,做功課的孩童,依舊親切的古灶臺,八仙桌,一磚一瓦,乃至于一只瞌睡的家貓,體會著歲月靜好的真諦。

 

圖片

 

寧德自古就有“鶴場”之稱。而今的寧德市區,無奈地剩下南北兩處連片的古街區,猶如白鶴伸展開的兩扇大翅膀。 “場有鶴乎?不鳴,奚鶴也!”(劉家謀《鶴場漫志.自序》)我們相信,只要好好保護這兩扇大翅膀,“遲遲云鶴意,奮翅知有期”,寧德的這只白鶴必將鳴于九皋,聲聞達天!
…………
相關閱讀
欧美日韩黄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