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戰高溫,斗酷暑!車里灣正在上演

黨史百年 紅色蕉城|保五團進駐洋中區 游擊隊大戰貝龍樓

2021-07-21 11:36:00 大夢蕉城

保五團進駐洋中區 游擊隊大戰貝龍樓

 

黨史百年 紅色蕉城|保五團進駐洋中區   游擊隊大戰貝龍樓10:45

改編/錄音/后期合成:郭蘭蘭 黃珊

蕉城區委黨史方志室/供稿

 

 

 

1947年11月,國民黨福建省保安第五團由團長羅鵬榮帶隊,進駐寧德“圍剿”游擊隊。羅榮鵬點兵布陣,首先把團部設在洋中區公所,以屬下三個大隊分駐七都、虎貝、霍童三地,對桃花溪、梅坑、華鏡等游擊根據地實行全面緊縮包圍,在重要關隘修建碉堡,布設崗哨,嚴格盤查過往行人,不許一人漏網。其次,他和地方政權配合,派遣特務、探警,到處尋找游擊隊的行蹤,還采取“移民并村”“清查戶口”、頒發“國民身份證”、抓捕革命群眾等毒辣手段,妄圖把游擊隊和百姓分割開,以置之死地。

 

圖片

桃坑根據地之霍童鎮桃花溪村

 

由于保五團重兵壓境,敵強我弱,桃花溪根據地形勢日益嚴峻。為保存有生力量,阮英平在與閩東地委幾個主要成員研究后決定:部隊分開行動,避敵銳氣,江作宇、余三江率一部到古田、屏南、建甌一帶活動,黃垂明、陳邦興率一部到周寧、政和山區與敵周旋;阮英平、阮伯淇帶領警衛班和地方干部留在寧德,與敵人展開推磨式的斗爭。

 

在這險惡的環境下,由于叛徒告密,保五團掌握了游擊隊的兵力、活動計劃和地方黨組織的情況,許多“白皮紅心”保甲長遭殺害,地下黨組織遭到破壞,游擊隊處境十分艱難。

 

12月11日夜,保五團駐霍童大隊部門口,青慘慘的燈光下,一個無精打采的哨兵背著槍來回踱步。忽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由遠及近,哨兵忙端槍在手,警覺地注視著前方。只見一人匆匆向大隊部走來,“什么人?站??!”哨兵吆喝道。

 

那人趕緊停下來說:“自己人。我是梅坑鄉吳某,有急事要報告大隊長。”

 

哨兵正想說什么,卻從后面傳來了慢條斯理的聲音:“是吳保長嗎?找我有什么急事呀!”

 

“喲,是大隊長!游擊隊頭子阮英平……”

 

那大隊長一聽立即截住話頭:“進內說話。”

 

在里屋,吳向保安大隊長報告了事情經過。原來,游擊隊負責財政的周阿奎因經濟問題,叛變了革命。為此,阮英平召集陳富元等在前墘樓開會商議處理周阿奎。不料消息走漏,周阿奎一面叫吳到霍童告密,一面暗中監視阮英平等人的行蹤。

 

“他們今晚還在前墘樓?”

 

“我來的時候他們會還沒有開完,可能就在那里過夜了。”保安大隊長心中大喜,他想:只要能抓住阮英平,何愁沒有高官厚祿!當即糾集人馬傾巢出動,連夜撲向上洋前墘樓。

 

 

圖片

阮英平

 

夜已經很深了,下著大雨,前墘樓村籠罩在霧色中。在“單座樓”內,阮英平主持完會議,安排大家就地休息一夜。一位同志說:“是不是換個地方過夜?我們在這里開了半天會,萬一被敵人發現怎么辦?”還有的說:“不用擔心,雨下得這么大,敵人不會來的,放心睡吧!”這樣,九個人簡鋪而寢,在淅瀝的雨聲中睡下……

 

黎明時分,阮英平一覺醒來,四周靜得出奇,一種異樣的感覺頓時襲上心頭。他起身到門口四下查看,不好!前墘樓已被包圍!阮英平立即組織大家從后門向山上突圍,誰知才一露頭,子彈就如雨點般射來,2名游擊隊員當即犧牲。轉向前門,機槍火力又兇猛地壓過來,地委委員陳盛骙等中彈倒下。在這危急時刻,阮英平抓住敵人機槍換子彈的空隙,與兩名警衛員從樓左側小門沖出,他一揚手接連擊斃一名敵兵和兩名機槍手,迅速穿過封鎖區,進入山谷有利地帶。在敵人漫山遍野“抓活的”喊聲中,阮英平以梯田為掩護,邊打邊撤,終于成功突圍。

 

前墘樓一戰游擊隊方面犧牲4人,負傷1人,被捕2人。阮英平和兩名警衛員突圍,輾轉與阮伯淇隊伍會合。退守在天湖、九曲嶺一帶,處境極為艱難。

 

 

為了狠剎敵人的氣焰,阮英平在洋中天湖山召開緊急會議,決定主動尋找有利戰機,打擊敵人。會后即通知外地隊伍返回寧德,集中洋中、虎貝山區活動。

 

12月底,游擊隊在洋中莒溪山園里一帶駐扎。兩個群眾趕來報告說:“保五團桂大隊副在莒溪保召開‘剿共’會議,發現游擊隊行蹤,準備從貝龍樓后山岔口包抄下來,現在他們離此僅七八里地了。”阮英平聽罷,濃眉一揚,兩眼好似要放出光芒,說:“好??!送上門的肥肉,哪有不吃之理!”轉身對眾人說:“同志們,敵人企圖置我們于死地,現在時間緊迫,我們必須盡快占領這個岔口,予敵人迎頭痛擊。”

 

貝龍樓后山的岔口兩面是懸崖絕壁,底下是萬丈深淵。只有一條崎嶇的山路直抵岔口頂端。從山腳看,好像一副登天的梯子。如果讓敵人占據了這個地形,威脅之大是可想而知的。說時遲,那時快,黃垂明和機槍手賴求興迅速埋伏在岔口的正中地帶,阮英平、江作宇、余三江則率隊分別占據了左右兩側的山頂,形成一個三角形夾擊火力網,嚴密地封鎖住岔口的唯一通道。

 

圖片

洋中貝龍樓

 

冬天的夜晚總是來得快,埋伏在草叢樹林中的游擊戰士,緊握手中槍,全神貫注著山下的動靜。

 

“上!快上!”隨著一陣吆喝聲,逐漸能看到綽綽的人影和一排一搖一晃的腦袋向上涌來。六丈、五丈……敵人越來越近了!游擊隊員們繃緊了弦,心臟急促地跳動著,但無人出聲。

 

 
“打!”敵人已完全進入了包圍圈,阮英平一聲令下,手雷、步槍、單眼銃、雙眼銃一齊怒吼起來,在敵陣中轟然開花,賴求興大顯神威,輕機槍爆豆似地響成一片。

 

這突如其來的打擊,把保安隊震懾住了。他們被困在狹長的山道上,進退維谷,互相碰撞,罵聲、叫喊聲嚷成一片,許多人滾下深澗,傷亡越來越大。副大隊長桂祖華右臂連中三彈,倒在血泊之中,氣息奄奄。“同志們沖??!”阮英平率領戰士們如猛虎出山俯沖下去,剎時殺聲震天。失去指揮的保安兵在草叢、竹叢中不停地揮動白襯衫,拼命叫喊:“別打!別打!我們投降啦!”

 

一番激戰后,桂祖華大隊被全殲了。打掃戰場完畢,阮英平立即又召集幾位領導人開會,他激昂地說:“寧德這一帶老區大部分鄉、保的槍都被我們繳了,就是莒溪保長很頑固,遲遲不肯交槍,還配合保五團同我們作對。我看打鐵趁熱,今晚也把他一鍋端掉算了。”   “對,收拾掉這個地頭蛇!”大家異口同聲。

 

怎樣去繳槍呢?用武力確實容易解決,但夜深人靜的,驚動老百姓不好,如能智取方為上策。大家正在動腦筋的時候,一名游擊隊員來報告說,在俘虜中有一個號兵是江作宇同鄉。阮英平聽到后,猛地一擊手掌大聲叫道:“就用這個辦法!”
相關閱讀
欧美日韩黄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