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寧德市市場監督管理局通告(第1

悅讀 | 林思翔:漫漫九貝路

2021-06-26 16:39:00 大夢蕉城

桃花艷紅,油菜花金黃,滿山的茶樹綻放新綠。正是一年春好處,我們來到蕉城母親河——霍童溪之畔,這里的山水展現出一派明媚秀色。通往蕉城西部腹地的九貝公路,就是從這里的九都鎮出發,在九都、霍童、洋中、虎貝的廣袤山地上千回百轉后,最終到達虎貝鎮區。這片山高壑深行路難的蕉城“西伯利亞”,2016年終于修通了全長39.5公里的公路,讓深山僻地與沿海平原牽起手來。
 

圖片

 
這是一條通往叢山深處的路,也是一條走進老區村落的路。80 多年前,就在這條公路沿線人煙稀少的群山峻嶺間,活躍著紅軍游擊健兒,他們機動靈活,四處伏擊,打土豪,分田地,聲震四方,這一帶成了閩東土地革命最紅火的區域之一。戰火中的深山密林走出了一批優秀干部,成長起了一支新四軍鐵軍,不僅聲震八閩大地,還享譽蘇南沙家浜一帶。
 
 

沿著彎曲的山路,在幽篁密林護衛的山地中穿行一段時間后,隱約可見茂密的闊葉林縫隙間露出一角金色屋頂,下車走近一看,才看見門樓上寫著“天下第一山”幾個大字,循路前行,豁然開朗,一座雄偉壯觀的寺廟建筑群展現眼前:這深山密林所藏的寺廟就是遠近聞名的支提寺。

圖片

支提,在梵語中乃“佛生處”之意,謂“聚集福德”之地,因佛教經典《華嚴經》記載而得名?!度A嚴經》載曰:“東南方有處,名支提山,從昔已來,諸菩薩眾于中止住,現有菩薩名曰天冠,與其眷屬諸菩薩眾一千人俱,曾在其中而演說法。” 這座建于宋開寶四年(971)的寺廟,位于當年天冠菩薩道場支提山之中心,故名。它曾與我國四大佛教名山齊名,故有“不到支提不為僧”之說。歷代僧侶多云游此寺。如今寺里還珍存有“四大國寶”:千葉蓮花毗盧遮那佛像、千尊天冠菩薩鐵像、全藏經書、御賜紫衣。

支提山的風光與支提寺的名氣,吸引著歷代許多文人騷客紛至沓來,留下吟詠詩文 200 多篇。宋之陸游,明之葉向高、林聰,以及謝肇淛、曹學佺、林懋和、陳鳴鶴等名士詩人都在支提山留下足跡和詩文。曾任寧德主簿的陸放翁詩云:“欲識天冠真面目,鳥啼狼嘯總知音。”道出了當年這里的佛緣神秘與生態自然。
 

圖片

 

古往今來,支提山一直游人不絕。不過古人上山多為欣賞山野風光與拜佛焚香。今人上山更多的是瞻仰寺前的紀念碑、紀念亭、紀念園,了解那閩東歷史上開天辟地的大事情。

那是1934年9月30日,閩東人民的武裝力量——中國工農紅軍閩東獨立師,在這座千年古剎宣布成立。師長馮品泰,政委葉飛,副師長賴金標,政治部主任葉秀蕃。下轄3個團,有1000 多人。

這天,政委葉飛站在石階上,面對這 1000 多名身強力壯、精神抖擻的紅軍指戰員,心潮澎湃,思緒翻騰,兩年來在閩東開展武裝斗爭的樁樁往事,頓時浮上心頭,展現眼前。

1932 年 8 月,為加強對閩東地區武裝斗爭的指導,年僅 18 歲的自己受中共福州中心市委派遣,以市委特派員身份來閩東巡視工作,與福安中心縣委一同創建閩東蘇區。

9月,陶鑄指導發動了“蘭田暴動”,打響福安武裝斗爭第一槍,繳獲了反動民團18 支步槍和一把軍號。

1933年2月,在寧德與顏阿蘭一起,秘密組織一支工農自衛隊,30多人,7支長短槍,發動了“霍童暴動”,襲擊民團團部,繳槍26支,打響了寧德工農武裝第一槍。后又一鼓作氣, 接連襲擊了洋中、赤溪等地民團,繳獲長短槍80支,隊伍擴大到100多人槍。

隨后歷經“甘棠暴動”“賽岐暴動”,連羅、壽寧、霞浦、福鼎等地都相繼發生暴動,奪取槍支彈藥、壯大武裝隊伍,紅色區域也不斷擴大。

“槍桿子里出政權”。1934年2月,閩東蘇維埃政府在福安斗面村成立。

1934年8月,由軍團長尋淮洲、政委樂少華、參謀長粟裕、政治部主任劉英率領的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途經寧德會師時,尋淮洲提出,閩東的黨政工作已有統一領導,應該建立一支主力部隊。這話很有道理,一直記在心里。

隨后,特委就開始籌劃成立一支主力部隊。9月以來,連江的獨立十三團、福安的獨立二團和壽寧的獨立營陸續開到支提山,加上北上抗日先遣隊離開閩東后留下的100多名傷病員和200多支槍,這才有了今天的獨立師。一兵一卒、一槍一彈,都來之不易??!

此時,葉飛還想起,來到閩東這兩年時間里經歷的三次險情,好在人民群眾及時救援, 才化險為夷,活了下來。第一次是在福安南溪村開會,與幾位黨組織領導人一起被敵人抓走,幸好縣委同志組織九家具保,花巨款保釋回來??僧敂橙酥缼讉€人的身份后,抓不到我們,卻殺害了帶頭具保的女黨員施膿祿。第二次是在福安獅子頭客棧,被敵人子彈擊中頭部,血流如注,倒在樓板上。敵人見還沒死, 又連補三槍,其中一槍打在手臂,一槍打中左胸,幸好黨員和群眾及時搶救治療才逐步恢復。第三次是接到福州中心市委代理書記陳之樞通知,要自己到福州,因不知是計,即刻從福安啟程前往。途經三都過夜時,從地下黨員丁立三處才獲悉陳已叛變,立馬返回,避免了上當被捕。這支隊伍不容易,革命不容易??!葉飛深有感觸。

幾十年后,葉飛在回憶這些事情時,無限感慨地說:“在這困難的日子里,閩東的群眾冒著生命危險保護我們,特別是少數民族,對我們沒有一點隔膜,把我們當自己人,成了我們的依靠。”

閩東獨立師在支提寺成立后,即向咸村、周寧挺進,在半個月內,消滅民團數股,繳槍200 多支,開辟了周寧、壽寧、政和邊界的新蘇區。在一年的鼎盛時間里,除縣城和少數村鎮外,閩東蘇區廣大農村幾乎全部成為革命根據地,蘇區面積達 11000 多平方公里,人口接近100 萬。
 
 
出支提寺,沿九貝公路前行3公里,轉入一個山坳里,就到了桃花溪村。這個百來戶的村子,坐落在群山環抱之中。桃花遍野,竹林茂密,山里山外植被豐厚。雖地處僻地,卻有獨特風光。這里的天冠菩薩說法臺,高聳的巨巖上展示一方平頂,古人在頂上說法,神奇、玄妙。古自有之的“桃花溪八景”:聳天峰、天際湖、九曲窩、天然虎、錦鯉峰、黃霞洞、大士嚴、筆架山,氣勢磅礴,可望難及,尤其引人入勝。
圖片

由于地處四個鄉鎮交匯點,山路可通四地,便于進退,在三年游擊戰爭艱苦年代里, 這里是紅軍常住的一個村莊。葉飛后來回憶說:“三年游擊戰爭時期,寧屏古辦事處在這片區域內共建立了幾塊大小依托地,其中就包括寧德的梅坑及桃花溪地區。那里是黨和紅軍值得完全信賴的紅色堡壘,是為黨和紅軍遮風擋雨的屏障,是休息歇腳補充能量的‘加油站’,那里的人民群眾不怕犧牲,支持革命,為閩東革命立下了不可磨滅的功勛。”

走進村里,可見紅軍當年留下的遺跡,葉飛、阮英平住所,紅軍會場、練兵場、戰士住地以及紅軍井、紅軍醫院等均完好保留。如今村里建起了獨立師成立紀念館、紀念亭、展陳室。紀念亭的柱聯上寫著:“一千三百將士南征北戰成勁旅,八十五年風雨鐵馬金戈證初心。” 昔時的紅軍根據地,成為今天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圖片

當年桃花溪一帶還與外界建立了一條秘密交通線,從福州、三都沿海地區購買的藥品、日用品源源不斷地運進來。在這一帶廣闊山地間還建有修槍廠、軍服廠以及紅軍醫院、倉庫等。葉飛曾在村里一座土墻舊厝里來來去去住過多時。我們看到,在葉飛當年臥室邊上有一條20多級的長形木梯斜臥著通向樓上,樓梯下那狹窄、晦暗的空間,即使白天也很難看清五指。當地老人告訴我們,當年葉飛養傷,為防被敵人發現,就是隱蔽在這陰暗的樓梯下。古樸陳舊的陳氏祠堂,就是當年閩東紅軍獨立師北上抗日前一處集結地。這支隊伍就是在這祠堂前的空地上進行整編,宣布成立國民革命軍福建抗日游擊第二支隊。1937年11月,黨中央派遣八路軍漢口辦事處主任顧玉良到福建,在這里找到葉飛所部,傳達了黨中央關于把南方游擊隊伍編為新四軍北上抗日的指示,這支隊伍移師虎貝石堂、屏南棠口、雙溪集訓,然后正式改編為新四軍第三支隊第六團,奔赴抗日前線??谷諔馉帟r期,桃花溪的黨組織和游擊隊進一步恢復發展。1947 年春,黨中央派阮英平從前線回福建,阮英平以桃花溪為依托,發動群眾投入解放戰爭。在桃花溪舉辦培訓班,培訓了一批革命骨干,還辦起了合作社,幫助群眾克服困難,走上生產自救道路。桃花溪贏得了“十八年紅旗不倒”的稱譽。

在戰火紛飛的歲月,桃花溪根據地是受國民黨反動派摧殘最嚴重的地區之一。敵人先后多次進村“圍剿”。全村有126人參加革命,被慘殺34人,被燒毀民房27座,有7個自然村被摧殘成“無人村”。桃花溪人民用生命和鮮血譜寫了閩東革命的光輝一章。

圖片

 

從這里集結出發的這支三支隊六團紅軍隊伍,在葉飛、阮英平率領下,經歷了東進蘇南茅山、夜襲滸墅關火車站、火燒上海虹橋機場以及車橋戰役等大小數十次與日寇作戰;在解放戰爭中,參加孟良崮、淮海戰役等上百次戰斗。陳毅司令員1939年5月在《獻給良團(六團)全體同志的信》中說:“良團(六團)的艱苦作風,是本軍中最突出的……這是我良團的特色,可做本軍的模范。這在江南人民中都稱贊你們這一點。我號召全軍同志來學習你們這種精神……”

圖片

這支部隊中的一些傷病員曾在陽澄湖一帶養傷,這“蘆蕩火種”成了后來京劇《沙家浜》的生活原型。上海沙家浜部隊歷史研究會會長劉石安說:“雖然36個傷病員是在沙家浜養傷,但是他們的根呢,大部分是在福建寧德。所以我們講,要尋根,要尋緣。寧德和沙家浜結合起來,就是為我們革命戰爭孕育了一支火種。”
 
 

出桃花溪村,沿幽靜的山路繼續前行約 15分鐘車程,便到了辟支巖景區。山谷間,一邊是巍然聳立的百丈巖山峰,一邊是白巖多窟的“辟支”巖巖壁。巖下建有古寺。離寺不遠處還有常年從高處散落、水珠如簾飄飛的“珍珠簾”。“辟支”為印度語譯音,意為獨覺、緣覺,獨行、獨善。由于山高壑深,古木叢生,這一帶“ 巖最幽深, 相連十余里, 多虎狼怪異”。僧人曾賦詩曰:“洞古懸猿嘯,花閑白鹿眠。”沿辟支巖往西北再攀上一道嶺,便是巖窟藏古寺的那羅寺。志書載曰:那羅寺“石窟高于百尋,深廣五十丈,上方若鑿,下平如鏡,群峰插漢,北澗崩流,別一乾坤,非復人世”。這一帶深山密林,自古就是人們探幽覽勝之佳處。

圖片

百丈巖下,近年新建了一座紀念亭,亭中立有葉飛副委員長題寫“百丈雄風”四個大字的紀念碑,碑文背面的文字簡要記述了當年發生在這里的百丈巖九壯士的故事。此處憑欄, 可見青山間一方碧水,在夕陽下閃著波光,那就是遠近聞名的香水海湖泊?;⒇愭倕^就坐落在湖邊。昔日荒野偏僻、人跡罕至的山村,如今新樓林立,商鋪比肩,儼然一座欣欣向榮的繁榮集鎮。

圖片圖片

為讓我們詳細了解九壯士故事,虎貝鎮的同志帶我們走進故事的發生地東源村。這里的九壯士紀念館的圖文和實物,為我們講述了 80 多年前發生在這里的英雄舍身殉國的故事。

那是 1936 年 9 月,閩東特委委員、組織部長阮英平率領閩東工農紅軍第三縱隊120多人,從連羅一帶山區轉戰到寧德,駐扎在虎貝東源村。一天中午,幾聲“啪啪”的槍聲,劃破了寂靜的山谷,正準備吃午飯的紅軍游擊隊,接到哨兵報警:國民黨保安大隊從虎貝橋頭方向悄悄向我駐地包抄過來。

軍情緊急。阮英平立即召集縱隊政委繆英弟、縱隊長沈冠國、參謀長黃培松分析敵情,而后部隊迅速向東源村后面峭壁陡立、谷深林茂的百丈巖山上撤退。此時從桃花溪方向又有一支敵軍向我軍迎面逼來。原來,敵人探知我軍駐地后,以三個連的兵力,分別從橋頭、桃花溪、林口三個方向迅速包抄過來,妄圖將我紅軍游擊隊一網打盡。

三個方向的敵人以猛烈的火力向我軍步步逼近,阮英平指揮戰士們與敵人展開殊死拼搏。占據有利地形的敵軍在機槍的掩護下,發動了一次又一次進攻。由于敵我力量懸殊,紅軍不得不向百丈巖方向且戰且退。

當我部隊撤到百丈巖山下的小山包時, 敵人蜂擁而至,形勢萬分危急。阮英平當機立斷,命令繆英弟率領一支隊伍阻擊桃花溪方向的來敵,并火速搶占百丈巖頂峰的制高點;命令沈冠國率領一支隊伍阻擊橋頭方向的來敵;自己則率領縱隊部和另一支隊伍迎擊林口方向的敵人。

當繆英弟率部隊靠近百丈巖時,突然從巖頂射下密集的子彈。幾位戰士當即中彈倒下, 部隊被敵人的火力壓在山巖下,難以突進。原來,敵人在百丈巖已布下“口袋”,率先搶占了制高點,妄圖截斷我軍的退路。

危急中,繆英弟命令支隊長阮吳近帶上 20 多位戰士迅速搶占百丈巖頂上的制高點,以便居高臨下,牽制敵人,掩護縱隊撤退。

阮吳近接令,大吼一聲:“同志們,跟我上!”20 多名戰士個個似猛虎從巖石上躍起,迎著彈雨向巖頂沖去,向敵陣地猛撲過去。敵我雙方在巖頂一塊窄小的坡地上展開殊死拼搏。紅軍戰士越戰越勇,子彈打盡了,便插上刺刀與敵人肉搏,用槍托猛砸敵人腦袋;有的緊緊掐住敵人的脖子,致敵斃命;有的咬住敵人的手腳,抱住敵人滾下懸崖……但因寡不敵眾,僅剩下阮吳近等9名戰士,被敵人逼退到百丈巖的懸崖邊。

見紅軍戰士無路可退,敵人大聲喊道:“抓活的!抓活的!”便蜂擁而上,步步逼近。9 位紅軍戰士身臨懸崖,巍然挺立,他們毅然砸爛槍支,拋向深谷,高呼著:“紅軍萬歲”“中國共產黨萬歲”,縱身一躍,跳下百丈深崖。

壯士的鏗鏘豪言回蕩山谷,英雄的舍身壯舉威震寰宇 !

圖片

九壯士用生命阻止了敵人的突襲,掩護了部隊主力的順利撤退,譜寫了一曲氣貫長虹的英雄贊歌!

讓我們記住英雄的名字,他們是:

阮吳近,周寧瑪坑人,犧牲時23歲;

馮廷育,蕉城洋中人,犧牲時34歲;

余深德,蕉城九都人,犧牲時23歲;

高細瑤,蕉城九都人,犧牲時20歲;

謝兆量,蕉城九都人,犧牲時19歲;

何幫燦,周寧禮門人,犧牲時年齡不詳。還有3名,至今仍不知其姓名,真正的無名英雄。

這個土地革命時期“狼牙山五壯士”式的英雄壯舉,感天動地!當年東源村的百姓就在百丈巖下的戰士跳崖處立了塊無字碑,村民砍柴、放羊時就悄悄地燒炷香,表示悼念。如今在百丈巖的巖壁上鐫刻著葉飛副委員長題寫的“百丈雄風”遒勁大字,讓英雄的壯舉為世人知曉,也寄托著人們對英雄的永遠緬懷!

漫漫九貝路,看不盡的山地風光,讀不完的革命故事。走一回九貝路,眼里看夠了綠, 心中裝滿了紅。
 
 
來源:東南網   作者:林思翔
部分圖片來自大夢圖庫
 
聲明:文章內容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與本公眾號聯系,我們將進行處理。
相關閱讀
欧美日韩黄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