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寧德市市場監督管理局通告(第1

悅讀 | 妃妃:父愛如山

2021-05-25 17:42:25 大夢蕉城

圖片
 

今聞噩耗,偉大的科學家“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老先生逝世。舉國上下悲痛,新華社推文建議:降半旗以哀悼之。

我是個農民的女兒,生于農村,長于農村,從小就深知生計艱難、溫飽從來不易。家里土地不多,當年父親為了親情、為了家人、為了某種原因,把糧證換了不多的幾畝地,雖然舉全家之力勞作,但依然食難果腹,四個孩子嗷嗷待哺,家中兄弟姐妹有吃麥子吃到吐,有吃地瓜米吃到哭……我在親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么,因此常常恃寵而驕,二姑常笑:“老么是我大哥的掌上明珠”,“捏在手里怕壞,含在嘴里怕融化”。父愛如山,少不經事的我,總是在父親面前撒嬌哭著說“為什么奶奶和大奶奶都有白米飯吃,我也要”。其時家中雖然經濟窘迫,但仍秉承孝老家風,家中還是用白米飯供養勞苦功高的奶奶和大奶奶。

我的祖母膝下9個兒女,我有6個叔叔、3個姑姑,祖父走得早,父親是長子長孫,他很小就挑起家里的擔子,為了他的家,為了他愛的人兒,東奔西跑、走南闖北。兒時記憶中的父親總是背井離鄉,在外打石條謀生,也不知過多久才能回家一趟。

圖片

記得有一回,我在屋內和兄弟姐妹們嬉戲,我正站在柜子上喊著鬧著。突然闖入一風塵仆仆的男子,迅速把我抱起,在我額頭上狠狠親一口。待我反應過來,哦,是我親愛的爸爸回來啦。我喜出望外、立馬摟著父親的脖子,依偎著他,用我的小臉貼著他的臉,不玩過家家了。父親抱著我快速走出屋子,繞過廚房,穿出巷子,小跑著到街上,把我放下,用他的大手牽著我的小手,直奔小賣鋪的方向而去,用他剛賺回的血汗錢,花了5分, 買了個黃色的“雞屎糖”給他最疼愛的小女兒。眼見女兒的腮邊鼓起,父親笑了,女兒樂了,均是滿心歡喜。

我念小學高年級時,父親因長年漂流在外,居無定所、食無常態,生了一場重病,此后再也干不了體力活,沒法賺錢養家糊口。貧病交加,沉重的生活壓力壓迫得作為一家之主的他快喘不過氣來,從那以后他的脾氣見長,時常在家大呼小叫,現在想來,那應該算是一種發泄吧。彼時大哥已成家,阿姐也已嫁人。家里還有我和小哥在讀書,小哥念初中,我上小學高年級,我們因年歲尚小需要父母的撫養。那時家中靠著一家織魚網和母親販魚網線,維持著艱難的生計。那時父親、小哥和我常幫助纏絲供母親編織成捆線,再販給鄉親編織魚網。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練就了我快速穿梭編織魚網的一技之長,因多年拿著板和梭編織,以致于我們雙手的拇指、食指和中指都出現不同程度的變形。母親販出魚網線時,就會和鄉親們約定時間,大約2個月后,三都各地的魚民就會來收網。到時鄉親們把織好的網匯聚到祖屋,統一交貨。漁民收貨走后,鄉親們會從我媽處領到60、80、100多元不等金額的報酬,我們爸也賺點小利補貼家用。

圖片

這種從“挑大梁”到“打下手”的角色轉變是父親難以接受的,骨子里的大男子主義思想逼迫著他,必須要立即改變方式來養家糊口。于是乎,在阿姐和姐夫的幫助下,父親選擇了在家門口的菜市場邊,開了家老寧德味的清湯面店,主營清湯面、扁食、黃豆小腸湯,還賣牛雜、牛尾和牛腳湯。父親經營的小店因食材地道、物美價廉且童叟無欺,遠近小有名氣,吸引了鎮上,甚至周邊的南埕、留嶼、門下、嶺后以及增坂等村落的村民慕名前來消費,不少人飽餐之后還不忘打包美食回家與家人們分享。經過父母親起早貪黑的辛勤勞作,我們家的光景漸漸有了好轉,父親臉上的笑容也多起來了,笑起來滿臉皺紋,又黑又瘦的臉上象綻開了一朵盛開的菊花。這家店經營多年,直到我大學畢業參加工作后才歇業,成了鎮里老一輩人記憶中的一個印跡。

圖片

參加工作一年后,因為工作上的交集,我有幸認識了孩子他爹。那時的他因為原生家庭的緣故,獨自租住在南際路的一處民房三層樓,他的發小們時常到他家打牌,雖然不帶彩,打到精彩處,個個爭得面紅耳赤,甚至有時不歡而散,但第二天又依然如故。我和他相識相知到相愛,四年多后,我們祼婚邁入婚姻的殿堂?;楹?,我們租住在舊少年宮的一處民宅,那時的我騎著一部紫色的自行車上下班,他勤儉節約,僅花了80元從修車攤買了部破舊的自行車,利用周末時間,自個將生銹的車身清洗、打磨、上漆,給斑駁的車身換上黃色的衣裳。有時我偷懶,不想騎車,就坐在黃色車后座上,他哼著小曲或吹著口哨,弓著腰用力地踩著車,載著我上下班??嘀凶鳂?,而今回想起來,那真是一段美妙的時光!

孩子他爸性格陽光、溫和,有著善良的心和寬廣的胸懷,總能包容我從小被父親寵壞的任性。也可能是因為愛烏及烏,父親對他也是疼愛有加。

有一年夏天,我們回娘家,父親蒸了些魚干,買了幾瓶啤酒與他的小女婿共飲消暑。由于酒啟子沒找著,父親一著急就用牙齒啟瓶蓋,只聽父親一聲“啊!”,隨即我們看到他從嘴里吐出了帶血半顆牙齒。我們忐忑不安,父親則不以為然,繼續笑著喝小酒。但從此之后,他吃的食物需要煮久一些,好咀嚼下咽。

圖片

或因父親早年務工打石條的粉塵吸入以及之后的店鋪燒煤長期對人體刺激,我婚后不久,他就不幸得了肺癌,過早地離開了我們。雖然他已過世十余年,但我時常想念父親,他也偶爾托夢給我,夢中的他依然親切如故,仿佛他從未曾遠離過我,一直守在我身邊。

時至今日,一提及地瓜米飯,我的心里還是有陰影,寧愿餓著也不想吃。喝水不忘挖井人,我們能吃上白米飯,解決好肚子問題,應當無比慶幸能與“雜交水稻之父”同處于一個時代。對于袁老,我無法使用華麗的詞藻來表達我的感恩感激之情,但我會用農民女兒樸實的語言述說對他的愛戴,大愛無疆,他就象我們的父親,把如山的父愛,播撒在這片廣袤的土地上,讓孩子們享溫飽、食無憂。當代神農雖已仙去,但他在14億人民的心中永垂不朽。國士無雙,先生千古。袁老,您一路走好!

圖片

(妃妃作于2021年5月22日夜)

 

圖片來源:網絡

聲明:文章內容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與本公眾號聯系,我們將進行處理。

相關閱讀
欧美日韩黄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