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蕉城區新型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領導

一個周末游玩一個島——是它,蕉城海上的蓬萊之境

2020-01-01 16:52:00

文/禾源

●金元寶

蓬萊之境究竟怎么樣,我真不知道,但很小時就有那種仙境的概念,云海茫茫,明亮處瑞光熙和,隱晦處若隱若現;四野蘭香馥郁,熊羆溫順,呦呦鹿鳴,流水潺潺;往來神仙有的駕鶴,有的騎虎,有的揮揮拂塵騰云駕霧,會聚仙池,歌舞升平,對弈相娛。

●凝眸守望

三都澳斗帽島是不是亦如我想象中的蓬萊?

傍晚時風我跟隨采風人員登上沖鋒艇朝島上駛去??焖俚臎_鋒艇成了海上急躁不安的鼠標,比起我心性還要著急。落日的霞光映在海面上,蕩漾的海波鋪上了殘陽的金色,我說這是大海一天金色的收獲。清晨日出,太陽把金色播在大海東面,傍晚從西面撈起,浮光躍金。小艇并不憐惜這一景致,快速從中間破過,拖出一道金波逐著銀浪別樣風景。

●海螺神功

我曾經喜歡搖櫓的舢舨,喜歡掛上字號的帆船,隨波涌潮落出沒在探幽尋仙的海面上??蛇@沖鋒艇快速的時代容不得小舢舨慢悠悠的遐想。太邊的太陽也就在我們登島的一刻轉身離去,海面上的所有金光,被她一網兜走。

陽光離去的斗帽島,孤寒蒼涼漸漸襲來,白日里曬滿的燦爛,瞬間褪色,雖說觸摸中還能感覺到陽光下激情的余溫,可暗淡的深色里,讀到的是莊重和神秘。進了山門,穿過空谷便是登島。谷中有樹有草,還有流泉。一陣風一瀉而下,瑟瑟來聲,清涼潮濕裹住了全身,與這樣的風邂逅,仿佛是與精靈,神、仙或精怪相遇,一天的陽氣頓覺飛逝,不知清爽還是寒意,警覺之情油然而生。

●斗姆娘娘

島谷中有塑像,是斗姆娘娘的塑像。有神就有妖,果不出所料這里真有妖魔。她們告訴我說這斗姆娘娘是北斗七星之母紫光夫人,為了降妖伏魔來到人間。我聽了感覺身子中有股熱流在涌,陽氣回升。我村前有個小廟,村里的老人說廟后有個洞,洞里有只大蟒蛇,這只大蟒蛇成精,年年都要吞食一對童男童女,后來一對智慧勇敢的童男童女舍身降伏了它。

這對童男童女被村里人奉為神明,并建廟供奉,廟建在洞口,目的鎮住這頭蛇精。我常想著,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蛇精洞口有把守,正好安靜精修,千年以后這兩位神明還能鎮得住它嗎?若鎮不住它,這神明也只能成為它的門衛。好在斗帽島鎮妖的是北斗七星之母,是上而又上的大神明,自然能鎮得住。怪不得斗帽島一島陽剛,正氣籠罩。

●黃魚朝天

島不在于大,有仙則名,一個僅有0.5平方公里小島足以讓神仙小會,生靈于歸。島上居下犀牛、貍貓、碩鼠,還有水族中黃魚、海龜、巨螺……陽光下這些生靈在斗姆娘娘的管教里,不敢越雷池一步,乖乖化石為景。此時夜幕降臨,這些生靈會不會在夜掩蔭中而顯其它征象?大伙兒帶著幻想趁著夜色游在小島上。

晝夜確實是不同的兩個世界,陽光下的一切見形見色,夜色里的情形雖說形色隱約,仿佛更能見靈見性。感覺島上這些石形生靈,一到黑夜就會活起來,抬頭望月,聆聽著天籟玄音,接受斗姆娘娘的訓導,在參在修,怪不這方人謂這些石頭為:“犀牛望月”、“貍貓拜月”。我想不便就吵這些靈石參修,退居小宿之地,過陽間生活,擺上渒酒,點上蠟燭,攤上島外帶來的一些小食,來個人間天上的別樣聚會,敬天敬地敬鬼神,最后敬自己。

●一方洞天

人縱情,活在人世;人清靜,活在三世。在這靜夜里,我熄燈息聲諦聽著島上的風聲,海上的潮聲,稀落的蟲吟,還想聽到我辨不出是什么聲響的玄音。海風怎么這么輕,輕到吝嗇程度;海浪怎么這么柔,柔到如慈母輕拍;蟲吟也這么弱,弱到如弦聲之未。難道神仙之境,神鬼對話就是這樣藏聲匿靂嗎?難道聽不到當年“斗姥迷宮中”的海螺姑娘與玳瑁少爺幽會的切切私語嗎?俗人清醒依舊俗人,聽聲是聲,睡下吧,讓靈魂出游,一定會是另一番情景。

●圣龜過海

 

在村中的夢境我能飛,雖然飛得不高,但能與高高的風火墻齊高,能立足在高高的屋頂看過村莊。終于出游了,就是游在這島上,走過斗帽石城,看過螺殼巖,有一條長長的棧道,徜徉在棧道上,能聽到海中魚兒唧呷,能看盞盞漁火,還能看到隔海的漁村家家燈火。

●軍港之夜

我一直朝前,突聞一聲“阿彌陀佛!”發現站在面前是一尊彌高的和尚,我知道他就是島上的“睡佛”,睡佛居然在此時醒來,我與佛家就是有緣。“施主,此乃蓬萊之境,島上有狀元帽、有金元寶,你是為名而來,還是為利而往?”“阿彌陀佛,我種的福田可算豐收,當下名利足供我一生之養,不求名利了。”“阿彌陀佛!那施主該醒來吧,與你們的伙伴一起找樂去吧。”我一下子醒來,憶著夢境,正琢磨蓬萊之境怎么也有佛家長居?就在這時,隊伍有人敲門,相邀去看海上日出的奇觀。

“阿彌陀佛!”佛法在世間,道法在自然,一切隨緣來,有何不可,看日出奇觀吧!

 

相關閱讀
欧美日韩黄色网站